<p id="ttrtr"><ruby id="ttrtr"><mark id="ttrtr"></mark></ruby></p>
<pre id="ttrtr"></pre>

<pre id="ttrtr"></pre>
    <noframes id="ttrtr"><pre id="ttrtr"><ruby id="ttrtr"></ruby></pre>

            蘭州皓宇電力科技有限公司
            快速導航
            · 公司簡介
            · 組織機構
            · 企業文化
            · 相關證書
            · 新聞動態
            · 新聞媒體
            · 工作動態
            · 政策法規
      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      聯系人:張先生
            電  話:0931-2626186
            手  機:13909409669
            郵  箱:2624555640@qq.com
            傳  真:0931-2626186
            郵  編:730000
            網  址:www.www.dndja.com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新聞媒體
            文化:專訪獲第六屆魯迅文學獎的電力作家
            閱讀:2299 日期:2012-12-27

            任林舉簡介:

             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,中國報告文學學會會員、中國散文學會會員、第四屆魯迅文學院高級評論家班學員、吉林省作家協會全委。近年主要從事報告文學、散文及文學評論的創作。先后在各種刊物上發表各類文字二百余萬。散文《岳樺》被2009年全國高考作文試卷選作閱讀理解試題。目前有個人專著六部:《玉米大地》、《輕云起處》、《說服命運》、《糧道》、《松漠往事》、《上帝的蓖麻》?!墩f服命運》(吉林人民出版社),獲2004年全國電力系統職工文學大賽“優秀著作獎”;長篇散文《玉米大地》(時代文藝出版社),獲“長白山文藝獎”、“吉林省精品圖書獎”,入圍第四屆魯迅文學獎。散文《后土無言》獲第二屆吉林文學獎。散文《阿爾山的花開與愛情》獲第六屆冰心散文獎;長篇紀實文學《糧道》獲長白山文藝獎、首屆君子蘭文藝獎、中國第六屆魯迅文學獎。

              中電文化:您在長篇紀實文學《糧道》的文章開頭,便引用了《老子·道經》里的話:道之為物,惟恍惟惚。惚兮恍兮,其中有象?;匈忏辟?,其中有物。老子所說的“道”,是萬事萬物的本質、起源、歸宿,是一種終極追尋。道由“首”和“辶”構成,謂思想行走之意。那么“糧道”,通俗講,是指糧食的道路,糧食從哪里來,到哪里去,糧食是什么,即是對糧食的本質、起源、歸宿的終極追尋??赡鶑氖碌男袠I與糧食并無直接的關聯,您這創作的源泉從哪里來?

              任林舉:我理解,行業或職業,在人的生活和社會生活中只占一個部分,它并不是全部。人生中總還是有一些更加重要的事情,比如說吃飯的問題。我可以三天、一個星期或一個月不工作,但一天也不能不吃飯,糧食是牽動每一個人生活甚至生死的大事兒,所以糧食問題是每一個人必須思考的,它并不是一個太大的行業,卻是所有行業都不能忽視的行業。由此說,糧食的生產、定價、銷售,從哪里來,到哪里去,用在哪里,發揮著什么作用,人們對它的理解、認識、態度和相應的行為如何,就變得至關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雖然我有自己的行業,但我在寫作的時候卻是一個作家,我從事的是文學。文學,一般很少會落到哪個行業之中,越是專業性強的行業越是不利于文學施展,文學要關注的是人的心靈,要關注人性。而糧食卻是最能夠體現和考驗人性的一種物質。人性是復雜的,但卻是模糊的,難以看清的,但通過糧食這個試劑顯現出來的人性,卻常常清晰得令人震驚。比如說誰懂不懂感恩,怎么看,當他的糧食充足得從來不用為糧食擔心時,看他是否仍然愛惜糧食,并對糧食心存感恩。說誰心善、心惡,平時怎么知道?但當他好多天吃不上飯,一粒糧食也得不到時,那他的本性就一定放大顯露出來。糧食是一個文學的富礦。

              中電文化:《易-系辭上傳》曰:“是故形而上者謂之道,形而下者謂之器”,優秀的作品應該著力于追求形而上的“道的境界”。平庸的作品滯于“器”,優秀的作家則臻于“道”。這是我在讀您的《糧道》時最深的感受。您能談談您創作這部作品時的感受嗎?

              任林舉:呵呵,平庸的作品連器也不是,不成器。憑本心而論,每一位作家都希望自己的作品承載更多的東西,也包括你說的“道”。但作家進入寫作之后,自己也不能把握作品的根到底能夠扎多深。這里有意識的問題、精神取向的問題、技術和語言的問題、還有作家心力的問題。我并不是說我自己的功夫和心力駕馭這個題目游刃有余,只能說自己按照一定方式投入了全部的情感、思考和力量,致于最后的效果只能交給讀的人去評說。這有一點兒像游泳,泳姿選好之后,就只能全力向前游了,至于效率、效果、成績或好看不好看,自己往往并沒有能力準確把握、控制或感受。

              中電文化:在《糧道》《玉米大地》《松漠往事》幾部作品中,總感到字里行間彌漫著作者悲憫的激情與凜冽的精神。這種悲憫的激情與凜冽的精神,正是一位勇于承擔社會責任的作家的精神體現。其實,作家的天職就是通過文學作品不斷地向社會提出質疑。您認為呢?

              任林舉:作家的天職是什么從來沒有個明確的規定,但一個作家必須有最起碼的正義感、責任感,靈魂要高尚、純凈,盡管這些仍然沒有一個衡量標準,但要有這個愿望和追求。曾有人主張作家的創作只是自己的事情,與別人無關,與是否有讀者贊同是否有符合公認的道德規范無關,拒絕承擔社會責任和發揮“化”人的功能。我覺得這樣的認識就太狹隘片面了,作家必須是面對讀者大眾的作家,這個誰也回避不了,如果一個作家不讓自己的作品面對讀者大眾的話,誰知道你有作品,沒有作品還是什么作家?想當作家,你就得考慮自己作品要面對讀者,考慮你的作品對讀者的影響,也就是說,你就得對給讀者的感受、影響負責。作家的存在意義,我認為有三點,一是種文本意義,建立一種表達或溝通方式,讓人們知道世界上還有這樣一種東西能夠表達人的愿望、交流人生的感觸;二是對社會、生活以及人性中的不完美、不合理、不美好的部分提出質疑,引起人們的反思,主張、引導人們對那些假惡丑的東西自覺反對、抵制、抵抗;三是為人們呈現、展示人類和人性中那些真、善、美的元素和境界,并償試著為人們指出達到那樣境界的動因和各種可能的實現方案。

              作品一旦生產,必然要承載著它應該承載的精神要素,也必然會注入讀者的心靈,這是人類社會的精神食品或藥劑,如何制造、如何流通、如何被推介和接受、如何使用,確實是一個很復雜的問題,這里有整個社會人心、道德、價值觀、素質、主流引導等等各方面的原因和作用。但作品是營養劑還是毒液,是垃圾還是金子,那就是作家的問題了。

              中電文化:一個人如果擁有思想,他在人群中必定是孤獨痛苦的。您怎樣排遣這種孤獨痛苦,或者不被人理解接受?

              任林舉:一個人就算是有思想或能夠把所有的事情看透,也不見得就一定很孤苦。誰都想讓更多的人理解和接受,但人家就是不理解、不接受那也沒辦法。另外。眾人皆醉我獨醒,可能是一種孤絕的境界,也有可能是超級自戀。每一個人都在追逐自己的快樂和幸福,但每一個人對幸福和快樂的理解都不一樣,對牛談琴并希望有一段高山流水的情誼,這本身就是最大的看不透。如果真的看透了,就不感到孤獨和痛苦。如果在沒有遇到知音之前,解決孤苦的方法就是繼續沉浸在孤苦之中,如果你中了冰毒,繼續吸食也許那是唯一的辦法。

              中電文化:社會中的生命個體都是復雜多面的,通過文學作品呈現出的便是形形色色的生存狀態。但作家該用理性之光通過自己的作品照亮讀者通向世界之路,向讀者傳達一種正能量的東西,這應是文學的主流,您認為這種觀點是否正確?

              任林舉:嗯,差不多。壞的作家引導你或刺激你誤入歧途;一般的作家能夠把人的真實和世界的真實呈現給讀者;好一點兒的作家告訴你不應該怎么走,怎么做;再好一點兒的作家應該是一盞燈把人的心靈和腳前的路照亮。

              中電文化:好的文學作品都融有作者潛在的憂患意識。有憂患意識的作品才會憾人心魂??僧斚氯说膽n患意識幾乎是意識形態的話語,因此有份量的作品幾乎不多。有人說這是生存環境使然,受到商品大潮的沖擊,文學已然衰落,作家的對抗市場能力讓作家們疲倦不堪。您有這樣的感受嗎?

              任林舉:不論在什么樣的人文環境下,有良知的人,肯定都會有或輕或重的憂患意識,尤其是作家,因為平時觀察和思考的更加廣泛、深入,個人氣質方面也更加敏感、敏銳,所以憂患意識會更強一些。但所謂的憂患如果僅限于文學的品質、影響和作用,那就有一點狹隘了。

              文學就是人學,人們都不在意文學了不喜歡文學了都不買文學的賬了,正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人文特征,那么人們都去干什么了呢?找錢追逐錢唄,商品大潮來了嘛。這時候還有人在搞文學,那一定是自己認為非搞不可,那么想搞就在這個社會環境下搞嘛,從文學的角度看,眾生相呈現在你面前正好為這個時代的寫作提供了文學基礎,對抗它干什么呀?愿意重不重視唄,現在人們在忙著找錢,忙著浮躁沒時間看,你不妨先寫著,等有一天人們回過頭想看看這個時代的樣子和浮生百態時,再拿出來給他們看看,那時自然就有讀者了。如果文學真的永遠都沒有了讀者,那么文學對于人類來說,肯定是沒什么用了,我們就更不用抵抗了,作家們可以隨大家一起做些更有意義的事情或一起毀滅。

              文學自誕生起就是從人們心底發出的真實聲音,我相信,將來有一天人們還會重新關注文學,但形式可能會發生很大變化。我想,如果人們不是徹底失去了心性,那種需要深層交流和表達、抒發的訴求就不會泯滅。

              中電文化:曾經有人提出中國當代文學史是行政文學史,因為沒有張愛玲、沈從文、胡蘭成等,甚至有人提出要改寫,您的觀點是怎樣的?

              任林舉:歷史是人寫的,有什么不能改寫,又不是《圣經》!歷史包括文學史就是要面對真實,那個時期的作家,別人不說,張愛玲、沈多文對中國后來的文學有多大影響,凡文學中人有誰不知道?人有很大的局限性,特別是中國文學史形成那個時期的人,更難說,或偏頗或疏漏或歪曲,只要我們還想讓我們的文學更受人們的尊重,就應該把錯的漏的改正過來。否則那不是假文學史了嗎?要它又有何用?

              后記:此次訪談,并非正襟危坐,而是閑聊。所謂的閑聊便是海闊天空,閑聊的好處便是能聽到內心真實的聲音,如此,關于作家的創作,便說得很少;關于作家的幾部引起轟動的作品說得更少。作品擺在那里,一千個讀者讀后會有一千種感受,一家之言,不說也罷!

            蘭州皓宇電力科技有限公司   版權所有 ? Copyright 2011-2012

            隴ICP備20002835號-1 甘公安備 62010302001075號

            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视频,亚洲综合春色另类图片,天堂欧美AV二区免费,3571色综合一区二区-在线观看视频免播放器国产|色噜噜狠狠综合在爱-国产亚洲曝欧美精品手机在线